[一紙下崗通知為難誰]退伍軍人下崗 最新消息

來源:編程開發 發布時間:2018-12-22 04:44:01 點擊:

  改制      葉青與他12名同事在光機所是事業單位編制的無固定期限職工,大部分在這里工作20年以上,其中有4人工作了30多年。“毫不夸張地說,我們13個人個個是單位的技術能手,有技師、高級工,中級工。”葉青很自信地說。然而,他們平靜正常的生活,因為去年9月一份下崗通知書遽然改變。
  早在1999年12月,光機所與他們簽訂人事聘用合同,該合同期限為無固定期限合同,同時還約定在合同履行中,如果不出現合同有關條款約定的終止、解除條件,合同期可至他們到達法定退休年齡時止。
  雖然合同上是與光機所簽訂,但他們的崗位一直都在光機所下屬試制工廠,合同簽訂前后都沒有變化。2001年,葉青所在的試制工廠更名改制為上海恒益光學精密機械有限公司(下稱“恒益公司”),但原來簽訂的協議并沒有變更。這些人的工作地點、工作崗位及工資報酬仍按聘用合同及事業單位工資標準執行。
  “我們也一直認為自己是光機所的職工,但是后來就出問題了,”葉青他們很無奈。2006年8月,先是恒益公司要求職工簽訂崗位合同,并在合同中將合同期限限定為到2006年12月,以后每年或三年簽訂一次,尤其是報酬要按照恒益公司尚在制訂中的《上海恒益光學精密機械有限公司職工工資分配實施辦法》的標準執行。
  這時,葉青等人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認為是光機所在借改革的名義裁減老職工,因為領導干部并沒有這個問題。經咨詢過律師后,葉青等人向公司提出,要求在崗位合同中寫明:崗位合同不改變原聘用合同的約定,工作報酬仍按現有水平及事業單位工資標準執行。但是恒益公司不同意,協商不成,葉青等人自然拒簽這份崗位合同。
  
  下崗
  
  不簽訂協議,那就下崗。
  2006年9月1日,恒益公司給13人發出了《職工下崗待聘通知書》,并停發工資,每月只發給400元生活費。9月26日,上海光機所給他們補發了下崗通知。
  葉青他們揣著這樣的下崗通知,開始給所領導寫信,也試圖通過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介入處理此事,可惜都沒有結果。但是要生活下去就得工作。
  可是下崗之后,生活一下子變得非常窘迫。“我們的工資本來就很低,每月1000多塊錢,多年來沒有什么積蓄。現在每月拿加400元錢,單位又不允許我們找工作,400元連上海最低工資標準都不到。”13人在一份申訴材料中寫道。突然沒有了工作,一點點積蓄也是坐吃山空。孩子上學,贍養老人,照顧病人,離開崗位的日子讓這些人緊皺眉頭。要么低下頭簽了協議,要么仰起頭堅持到底。這使13個人處在徘徊猶豫當中。
  “我們這些曾經為了國家的高科技事業貢獻了青春的人,怎么就落到了這樣一個下場。”不滿,是大家共同的情緒。并不是公司真的效益不好,崗位富余。因為這些人被迫下崗之后,公司也招用了很多年輕的新人,頂替他們的職位。不過,在這些經驗豐富的老職工看來,這群新手技術并不過關,加工的儀器、制作的產品無法運行,屢次返工,費錢費力。這加劇了葉青他們的不滿。
  
  訴訟
  
  詢問了律師,搞了一輩子技術工作的他們,開始研究起法律。“我們都是守法公民,堅持認為可以通過合法途徑解決我們的問題。”葉青這樣說。
  第一步,是仲裁。2006年9月30日,葉青等人聘請了律師向上海市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我們沒有其他的要求,就是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繼續為國家做工作。”但是,該仲裁委以下崗屬單位內部管理事務為由,于2006年10月11日裁定不予受理。
  在律師的建議下,2006年10月23日,葉青等人向嘉定區人民法院提起起訴。但是起訴遭到了立案庭嚴格的審查:是否屬于人事爭議,是否應該到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申請。幾經反復,10月26日通知立案。繳納訴訟費后,10月31日收到法院受理通知書,但沒有通知開庭日期。再后來,承辦法官電話通知當事人,告知該案不屬于法院受理范圍,要原告撤訴,否則將駁回起訴。雖然,葉青等人的代理律師劉福元要求法院開庭審理。一個月后,12月1日,法院還是裁定駁回起訴,沒有開庭。作為代理律師的劉福元不無感慨,“一起簡單的人事爭議糾紛,歷經曲折,最終還是在法院不開庭的情況下給駁回了起訴。”
  嘉定法院的一審裁決可以向上海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上訴。訴訟同時,葉青擔心著上訴的結果,計劃著到北京上訪,2006年底,全國人大信訪部門接待了他們。最終,葉青等12人從北京帶回一張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人民來訪接待室的介紹信,他們的問題被轉交給上海人大常委會信訪部門。
  葉青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待。但這半年的維權,葉青也感覺到壓力太大,38歲的他也一下子蒼老許多。在日前接受記者采訪時,葉青表示,“13人中已經剩下5個人繼續上訴,還有6個人迫于單位的壓力,已經簽了合同,有些人離退休年齡也不遠,選擇和單位妥協。”
  
  癥結
  
  記者日前采訪了葉青等人的代理律師劉福元,在他看來,葉青等人與光機所于1999年12月簽訂的無固定期限聘用合同合法有效,雙方應嚴格履行。即便光機所情況發生變化,無法履行原合同,需要將13人安排到恒益公司的過程中,也應該協商一致。但是光機所不協商,也不按原聘用合同約定辦理變更手續,而是以2005年《中國科學院上海光機所聘用合同制實施辦法)的補充規定》科滬光發人字[2005]4號文件,單方面變更原聘用合同約定的權利義務關系。
  “根據有關法律規定,內部規章不能改變原聘用合同的有關約定,司法解釋也明確了用人單位內部規章制度與原聘用合同有矛盾的,優先適用原聘用合同。”劉福元如是說。所以他贊同葉青他們不簽署這樣的新合同。
  劉福元律師認為,問題的癥結在于《上海市高院關于受理人事爭議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當事人對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的仲裁決定、通知不服,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仲裁委的決定上明明寫著不服決定的可在決定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但是法院卻又以自己的內部規定拒絕了訴訟,這就斷絕了勞動者的救濟路徑。”劉律師分析說。
  
  破題
  
  其實,葉青并不孤單。據記者了解,上海有媒體從事業單位改制成為市場化運作的公司,還有高校改制,也都遭遇了類似的問題,而矛盾的解決方式也主要停留在信訪和找關系上。
  “人事仲裁的不受理,勞動訴訟的被駁回,”全國勞動爭議處理專業委員會秘書長范戰江聽說這個案例后也表示為難,因為據他了解,這樣的糾紛在未來一段時間會逐漸增多,畢竟事業單位按照市場化的方向改革大勢所趨。但遺憾的是事業單位自身改制或者其下屬機構改制造成的人事爭議或勞動爭議,一直以來都缺乏法律的明確規定。
  全國總工會民主管理部部長郭軍也告訴記者,這類案件中,如果行政部門沒有積極的參與協調,而司法部門又以法律的缺失回避問題的解決,“那當下,他們確實就沒有合法的救濟途徑了。”他還說,要么就只能先提起行政訴訟,狀告有關部門的不作為,然后促使問題的解決,但是這也沒有多少勝算,而且費時費力,繞了一個大彎。
  范戰江還表示,人事爭議本質上說就是勞動爭議,就應該按照勞動法來處理,權利受到侵害可以仲裁可以訴訟,而不應該區別對待,讓一部分人由于現有法律的缺失喪失了救濟的方式。
  據了解,即將接受三審的《勞動合同法》把事業單位實行聘用制的人員納入適用范圍,這也為不斷出現的人事爭議問題的解決提供了一個法律上的方案,尤其是今年列入立法計劃的《勞動爭議處理法》,則可能最終從根本上解決這種“救濟無門”的問題。但是,下崗已久的葉青他們還能等多久呢?

推薦訪問:下崗 為難 通知
上一篇:[股市黑手全景圖]中國股市大盤走勢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竞猜足球如何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