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風晚傅三爺_三爺的木枕

來源:電子商務 發布時間:2019-05-01 04:07:07 點擊:

  三爺來那天,我接過他手里的包裹,他則一聲聲地咳著。看著三爺憋紅了的臉頰,我內心升起一絲羞愧:三爺,他是我搬來的救兵。   準確地說,三爺是老公大力的三爺,大力父母死得早,他是由三爺一手帶大的,三爺一輩子沒有娶親,大力就是他的心頭肉。
  知道大力與三爺感情好,與大力結婚不久,我就把三爺從鄉下接了來。三爺來后,得知三爺喜歡吃手搟面,我特地買了搟面杖認真地搟面,做蔥花面條。當面條在鍋里滾得一片沸騰時,關了火的我會第一時間給三爺盛出一碗。
  我對三爺的孝敬,讓三爺還有大力很是感動。那個時段,也是我和大力很恩愛的時光,我的手心里捧的是滿滿的幸福。
  而大力什么時候變的呢?也許是從三爺走之后開始的吧!也許是不久前,但當我發覺他的出軌時,大力已與那個女人打得火熱,他陷在女人的溫柔鄉里,無法自拔了。
  我不想失去大力,而唯一能說服大力的,應該是三爺吧。于是,我給鄉下的三爺打電話,當天,他老人家就急急地趕來。聽說三爺到了我們所在的城市,回家的大力目光越過我,驚喜的眼神落在三爺身上。
  在祖孫倆敘舊時,我去廚房為他們做手搟面,可精神恍惚的我不是忘了拿搟面杖就是錯拿了刀具,而祖孫倆的談話聲時斷時續地傳來,猛然地,我聽到三爺提高了的聲音:大力,你要是做了對不起你媳婦的事,回頭還來得及,但你如果不知悔改,我決不會輕饒你。
  就是這句話,讓我的眼淚流了下來,我在廚房里無聲無息地哭,而我的手一直沒有閑著。
  面條做好后,我給三爺盛了第一碗,大力也端了碗與三爺坐在一起呼嚕嚕吃了起來。我也端了碗坐在大力身邊,這樣溫馨的畫面,讓我心里升起了希望:也許我和大力之間的裂痕是可以彌補的。
  但大力在家里呆了幾天后就又開始夜不歸宿。大力的失蹤,讓三爺很是暴怒,他生氣地拍桌子: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大力找回來。說完,三爺就怒沖沖地往外走,想攔住三爺的我,被三爺猛推一把,我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從這以后,三爺一吃過飯就去外面尋找大力。他年齡大了,方向感又不好,我怕他老人家迷路或累壞了身體,但三爺不聽我的勸說,他是倔犟的老頭兒。
  那天,在三爺去尋找大力的當兒,我去了三爺的臥室拾掇。當看到他床上多出一個破舊的木枕時,嫌它有礙觀瞻,隨手把木枕扔進了垃圾桶里。然后,我給三爺的床上換了新的床單、被褥還有新的枕頭。
  當我低頭拖地時,突然脖子處傳來一陣刺痛,我穩住自己,摸到脖子處有一硬物,我并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我仍繼續拖地。拖啊拖,真想就這樣一輩子拖下去。
  而這晚回來的三爺,臉上有掩蓋不了的疲憊。見三爺進門,我慌慌張張地給他倒水,但三爺沒接,他徑直去了臥室。當看到那被扔進垃圾桶的木枕時,三爺立刻彎腰撿起它,然后沖我吼:你為什么要扔掉它,這木枕可是我的寶貝。
  一個舊木枕而已,又難看枕著又不舒服,我很納悶三爺為什么就把它當做寶貝。我低聲解釋:三爺,如果外人看到你用這么舊的木枕,會笑話咱的,我……三爺生氣地打斷我:你果真是虛榮的孩子,這也怕別人笑話,那也怕別人笑話,你知道嗎,這就是大力離開你的原因,他說你整天與別人攀比,與你在一起,壓力太大了。
  三爺沒說錯,我和大力最初的爭執是因為我的虛榮,我老嫌大力掙的錢沒別人的多,老嫌我們住的房子太破舊,老嫌……在我絮絮叨叨的埋怨中,大力,他逃離了,他外面有了女人。
  當大力向我提出離婚時,我才頓悟了我的虛榮對大力造成的傷害,而我不想失去大力,我想盡一切辦法挽回局面,甚至不惜把75歲的三爺拉進來,但我最終還是未能留住大力的心。
  不久,大力一紙訴狀把我告上了法庭。那天,接到法院的傳票時,驚呆的我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看著那張傳票,三爺氣得手直打哆嗦,他連說:反了,反了。最后,他又頹然地坐在沙發上,一連聲地嘆氣。
  郁悶中,我決定出去咨詢下律師。
  咨詢完律師,我的脖子又隱隱作痛起來,于是,我拐進一家醫院,而醫生診斷的結果是懷疑我得了腫瘤,醫生建議我做更詳細的診斷。
  回家,精神快要崩潰的我向三爺哭訴:為什么我就這么不幸呢?大力告到了法院要和我離婚,而律師說我必須拿出大力外遇的證據才能贏得這場官司,可誰愿意為我出庭作證呢?但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得了腫瘤……
  我的話惹得三爺也流淚了,他給我拿毛巾,壓抑著性子勸慰我。這天的三爺,煙吸了一根又一根,他的臉在一圈圈的煙霧中是瘆人的蒼白。末了,三爺扔下煙頭,狠勁地踩,他像下了很大決心似的說:孩子,在出外找大力時,我撞到過大力和那女人在一塊的場面,我愿意出庭作證。
  什么,三爺要當我的證人?我吃驚地張大了嘴巴。三爺則嘶啞著嗓子道:俗話說,家丑不可外揚,但我不能讓大力昧了良心,更不想讓他親手毀了你們的婚姻。孩子,我相信大力只是一時糊涂……
  這天,心煩意亂的我什么都不想做,是三爺親自為我做了飯。三爺畢竟年齡大了,動作不利索的他打爛了兩只碗。看著地上碎裂的碗片,三爺紅了臉,他低聲說:對不起。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啊!三爺一大把年紀了,還要為我和大力操心,真難為了他老人家。不想讓三爺為難,我強打精神吃了飯。
  而我和大力的那場官司,終因三爺的出庭作證扭轉了不利于我的局面,法官判定我和大力感情沒有破裂,離婚的事緩緩再說。
  可我和大力還有未來嗎?正當我忐忑時,大力卻回了家。見了三爺的大力說:爺爺,謝謝你,是你那番義正詞嚴的話驚醒了我,讓我想到了我和我媳婦甜蜜的過去,我錯了,我想回頭,可還來得及嗎?
  小子,你現在回頭還不晚,快帶你媳婦看病吧。三爺猛捶大力說。
  在大力的陪同下,我再次去醫院做了檢查,醫生診斷腫瘤是良性的,需要立即手術。
  我住院后,三爺也來了,他手里還帶了那只破舊的木枕。我有氣無力地對三爺說:你這只木枕太舊了,拿來干什么,讓別人看到會笑話的。
  你還是那么虛榮,不偷不搶的,誰敢笑話咱?三爺話鋒一轉又說:你治病需要錢,我全部的錢都在這只木枕里,可我卻打不開木枕了,只好把這只木枕帶來。原來是這樣,我怎么好意思動用老人家的錢呢,但想到存折上可憐的數字,我最終沒有開口。
  是大力用螺絲刀費力地打開木枕的。三爺的木枕是空心的,那里面藏滿了零零碎碎的錢,這些錢加起來竟然也有3萬多元,而這可是老人家一輩子積攢的錢啊。這樣想著,我的淚就流了滿臉。
  有這3萬多元墊底,我的病被治療得很徹底。在醫院里,看著為我跑前跑后的三爺和大力,我心里的希望再次升起:一切都過去了,我的明天還可以重新開始。
  看到我們的小家有了溫暖的氣息,三爺的臉上有了笑意。三爺說,他要回去了,他住不慣城里,他想念鄉下的老屋還有那條狗了。
  我和大力再三挽留,但三爺還是執意回到了鄉下。
  我沒想到這次和三爺的離別竟是訣別,回鄉下不久的三爺就得了重病,等我們趕到時,三爺已到了彌留之際。
  三爺看見我們,吃力地說:大力,你們要好好相愛,有一個人疼你,是多么幸福的事,不像我,連一個媳婦都討不著,想吵架也沒那福分啊……
  話沒說完,他就去了!
  我哭得很悲,那個疼我愛我的三爺就這樣走完了他的一生。
  三爺的遺物中,我留下了那只木枕,我要用這只木枕提醒自己珍惜現時的幸福,不做虛榮的女人。
  而三爺,你在那邊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嗎?在塵世間,上帝沒讓你找到另一半,到了那邊,上帝會不會開恩,讓你擁有幸福呢?
  想到這里,我忍不住淚流滿面,而一頭白發的三爺也就在我腦海里徘徊不去,永久地、永久地……
  責編/宿淇

推薦訪問:三爺
上一篇:[別樣好滋味——咸湯圓]咸湯圓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竞猜足球如何分析